首页

我国中频组网获国际认可 2019年下半年或商用

点击:787时间:2018-03-27 12:11:03

3月21日,由5G推进组举办“‘绽放杯’5G应用征集大赛”在北京召开,来自工信部、信通院、三大运营商以及产业链伙伴参加了这次会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讲解了此次活动的背景和参赛模式,来自全国各地的技术专家和投资人都对此次会议表达了充分的期待。为深度了解我国5G规划进展以及应用在5G时代的价值,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采访了王志勤副院长。

我国中频组网获国际认可

王志勤表示,我国倾向于采用中频组网的方式,定位面向全覆盖的网络,这种组网方式在全球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因为国外运营商高频点状建网的方式很难满足全覆盖需求,这样的5G网络性能、稳定性、可靠性未必好。

关于近日美国提出国有化5G网络的提议,王志勤表示,这与美国的频谱分配情况有关。美国的中频段大部分都被占用了,只有Sprint有较完整的中频,AT&T和Verizon都没有。中国采用中频建立5G网络的建议很靠谱,产业界也很认可,对全球5G也是很好地推动。美国曾考虑全国建一张5G网络,但是目前看来,因为移动通信市场是一个竞争性的市场,所以这种建议并不现实。FCC及产业分析人士均对次提议持批评态度,所以这项说法现在也不再提起。

关于频谱,各方都有不同的考虑。虽然我国重视中频的分配,但是低频的分配也得到了运营商的关注,因为低频能带来四、五倍成本的节省。5G时代频率提高,基站数增加会提高运营商的投入。王志勤表示,在基站规划方面希望可以将5G基站规模控制在4G的1.5倍左右,可有效控制建网成本。

关于牌照发放时间,王志勤表示,我国的3G牌照发放时间比国际晚了五、六年,4G晚了3年,我国5G时代会逐渐同步,业内人士预测,5G牌照发放将在2019年-2020年。据悉,美国企业也提到2018年底发放,但是目前来看终端只有CPE,从产品成熟度来讲,2019年下半年可能才能见到手机形态的用户。

两种组网方式引争论

5G的频段升高将带来基站数的大量增加,所以这带来了国际上对组网方式的激烈讨论。在标准化方面,中国运营商和日本NTT docomo也发生过争论。2017年12月发布的NSA版本是首个5G可商用的版本,该组网方式的无线技术全新,但是可以用4G核心网,NSA组网在美国和韩国得到了广泛支持,因为这些国家的运营商分配了很多高频段,所以这些运营商将5G的功能看作是点状覆盖,NSA比较符合这些运营商快速部署的需求。王志勤表示,NSA组网可能会是5G初期建网的模式。

和国外运营商的态度不同,中国考虑5G市场定位,频率选择和网络建设都要考虑,现在看来升级4G网络很有难度,所以国内也有运营商提出选择SA。在组网选择方面,目前看来国内有一两家运营商倾向于SA组网。

关于5G的三大场景,王志勤表示,eMBB场景更容易完成,而面向车联网、智能工厂场景等还需要继续进行优化。大连接场景的标准化工作2018年将继续研究,真正开始标准化会在2018年年底。

单说大连接场景,其实4G技术一定程度上能满足大连接需求,大连接更倾向于监控摄像头等业务,对速率要求高的应用可以在5G标准化之后部署新空口。在3GPP规划进展来看,2019年9月标准化将满足三大场景需求。

除了运营商建网,产业链进展也会影响5G发展。从产业链进展来看,设备研发大约在2018年年底预商用,2019年上半年商用;芯片大约要到2019年上半年,2019下半年可能有首批终端商用,2020年上半年会出现大规模市场化。根据工信部安排,今年的任务主要是完成三阶段试验,目前已经有企业开始测试工作,但是由于6月才有SA标准出炉,所以上半年参加测试的企业采用NSA方式较多,而5G无线产品两种组网方式差异不大,所以不会有影响,预计2018年上半年会完成室内测试,核心网测试的完成在2018年下半年。

5G是技术驱动应用的时代

5G是技术驱动应用的时代,移动通信设备是先导性设备,先建好高速公路,自然汽车会多起来,但是具体进展有待各方共同努力。从目前网络进展来看,移动互联网已经成熟,孵化和培育应用也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移动物联网方面,各个方面的碎片化会导致行业发展缓慢,物联网的生态有待健壮。以窄带物联网而言,目前已经形成统一标准,随着市场形成淘汰机制,物联网生态会逐渐健壮。

王志勤表示,5G需要构建产业生态,所以希望以此次大赛为切入点,使行业或社会把5G作为通用技术。如今地方政府也高度重视5G,已经将其上升到基础设施高度,对5G赋予了更多期望,但是具体实现需要做很多工作,要提前做好业务对接,让行业介入。

在通信行业与垂直行业融合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问题。王志勤表示,核心网可以切片,无线网络切片也会成为未来的方向。具体实施时还有工作要做。如中国电信和电网的切片白皮书会有很多参数去设置。同时在工业控制方面,各个行业工业总线全都不同,碎片化很严重,产业希望通过5G的契机定义统一时间敏感网络,将CAN总线体系替代。

对此运营商和设备厂商也进行了广泛的尝试,创建了各自的合作实验室,如华为建立了创新实验室,积极探讨各种场景、模式,在4G车联网、移动物联网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对5G应用有借鉴。

关于此次比赛的报名情况,王志勤曾提到现在注册案例200多个,目前接触企业很多,在做准备,最后会形成案例库,比较好的会实施推进,平台侧是很重要的环节,阿里在产业互联网方面关注更多,海尔等也在做整合方案。国外对5G的观点与中国有所不同,如欧洲认为5G是支撑工业4.0的关键技术,并不强调应用,我国则推动网络和应用双发展。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关闭